球探网排球比分
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
您当前位置:首页/文学

面条

作者: 桂建强 来源: 兵团日报 日期: 2019-10-16

上篇

花花——花花!妈妈的叫声先进了屋。丫头你干嘛呢?

洗衣服!隔着灶房,我大声回应道。

等会儿去团部,压些面条,回来挂凉棚里。听到没?

压面条本是哥哥的活,他到十连学农,弟弟就知道玩,又不帮忙,家务活我全包了。

卫生队到团部有三公里,一条土路,刚开春,翻浆,变得坑坑洼洼,路面软软的。自行车座调得高,每踩一下脚蹬,人就朝一侧歪一下,蹬一下,歪一下,扭成了麻花。挂在龙头上的柳条篮子,前后摇晃着。砰!车头往前一冲,伸出手,没撑住,人趴在了路上,篮子滚到旁边,面粉袋也掉在了地上。捋起裤腿,蹭破的膝盖,血丝丝的,拿手绢一擦,生疼。扶起车,链条断了!

我帮你把面粉驮去吧。回过头,是同班同学李建江。

他推着自行车,龙头上也挂着柳条篮子,车后架上是半袋面粉。皮肤黝黑,露出的牙齿雪白,两颗细长的门牙有点像兔子,留着小平头,咧着嘴,傻乎乎地看着我笑。

救星!李建江骑车先去排队,我推车缓缓前行。

团部面条加工间只有星期天才开放,等我推着自行车赶到时,门口已排了长长的队。

别插队!李建江朝我招手时,队伍后面发出了?#25346;?#22768;。

谁插队了,我们本来就一起的!他把两个面粉袋和篮子往一起拢了拢。

他把扎着的绳子一抽,解开了两个面粉袋,把我的面袋子口套进了他的面袋里,拎起面袋的底角,一掀,将面粉全倒了进去。两袋面粉合成了一袋。

一共20公斤,我的10公斤,两块钱,把钱给你。我要从衣?#36947;?#25720;钱。

不急,快去修链条。在他的催促声中我推?#36947;?#24320;。

丫头,快点!刚才和你一起的那个娃娃出事了。修好车返回,车没停稳,一位大爷在加工间门口,朝我大声喊。

压面机台板上散落着面皮,面粉撒了一地,都是脚印;血迹从门口滴了一路;两根断了的皮带,扔在地上;墙边两个柳条篮子里,一把一把整齐的面条,染得鲜红。一股腥味,胃里一反,眼前一抹黑……

一天放学后,我火急火燎地赶到李建江家,顾不得擦汗,推开了院门。

做好人,把手压断了,看你大学咋?#36857;?#26159;李建江妈妈的声音。

怎么?#36857;?#25105;不考了!烦死了。

咚!咚咚!他妈妈?#33258;?#22320;上,低着头,手中一把刀,锈得发黑,举过头顶,忽上忽下,对着木板上的甜菜叶使劲剁。?#36335;?#26159;甜菜叶压断了李建江的手,甜菜叶被剁得粉身碎骨,在木板上跳跃,挣扎。

阿姨!剁猪草呢?怯怯的声音,我手足无措地站在院子里。

嗯!她偏过头,瞟了瞟。手中的刀,把木板上的碎菜叶,使劲一拨,撒了满地,右手举起刀,咚咚!咚!

来了。李建江站在院角的灶台边招呼,露出尴尬的笑。右手拿着火棍,左手用布条吊在脖?#30001;希?#32544;着的纱布黑黢黢的。

咚!咚!咚咚咚!剁猪草的声音,把对话几乎淹没。快回去吧!李建江站在院门口,朝我挥了挥手。

夕阳照在院墙的门头上,拉出了一块斜长的阴影。回头望去,见他上半身披着霞光,下半身却立在阴影里。

下篇

妈,我回来了。进门后,我把一大包生活用品放在了玄关的柜?#30001;稀?/p>

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,举到半空的两只手沾了面粉,你爸胃不舒服,想吃云吞面,压些面条。

不是让你别压面条吗?怎么又弄上了?

30多年来,一说到压面条,我就本能的紧张,后背如起疹子,浑身燥热。

要出差?看着柜?#30001;?#30340;一大包生活用品,妈妈有些疑惑。?#28304;?#22905;和?#30422;?#19978;岁数后,我很少出差了。

是!知道这次去哪儿吗?新疆,阿克苏。做了副主编,外出采访基本上都是部里的年轻人。这次,正好有个援疆的主题,向社里申请,决定亲自去。

妈妈关了压面机,去那么远,我还是不太放心。

没?#25314;?#21681;不也是从那里调回浙江的嘛!

闺女,妈妈拉起我的手,抚摸着,眼睛盯着我,是不是还念着那?#25314;?#21999;——那么久了,该放下了。

没有,早忘了——敷衍着,我别过头。

高考后,到内地读书,给他写信,石沉大海。无数次的希望,无数次的失望,找他的念头也慢慢淡了。似乎是一种使命,也许是一种牵挂,?#37096;?#33021;是一种不甘心,找到李建江的想法,变得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急迫。

这是我们张部长!县委秘书小刘从机场?#30001;?#25105;,一路都在夸他们的宣传部部长,果?#25671;?#26377;魄力,没想到,见了面,却是个女部长。

大记者,?#38431;?#20320;!声音脆亮,双目炯炯有神。

一路上辛苦了吧!笑容可掬,因为都是女性,没了距离感,还好!还好!我?#25512;?#36947;。

走进房间,抬头瞧镜子,几天前才焗的?#20572;?#20004;鬓又露了白发。嘴角裂了口子,抹了抹润唇膏,渗出了淡淡的血色。

妈妈那句“该放下了”的话,像一把钥匙,打开了记忆之门,也更坚定了这次行程。

喂——喂!?#36335;?#21527;?拨通了同学的电话,除了做专访,找到李建江是我另外的一个目的。

等着!半小时到。?#36335;?#28608;动的声音,快从手机里溢出来。

莲莲!赵玉?#36857;〕路迹?#20320;们都没变呀!老同学聚在一起,整栋楼?#24613;?#21916;悦浸润了。

帮你都问过,打听遍了。听说,他后来回老家了,到?#33258;?#26679;,没人知道。

去年周爱国回来,说他好多年前在阿克苏开过面包房,生意不错。我和莲莲专门去找过,房东?#20498;?#24352;很久了。?#36335;家?#25022;地补充道。

来动筷子,王记者,采访辛苦了。到底是做宣传工作的,张部长招待人也是热情洋溢。大盘鸡应?#38376;洹?#30382;带面”,粗犷,怕你吃不惯,我让?#31243;?#19987;门压了些挂面,?#30422;桑?#22909;消化。拌上西红柿炒鸡蛋,更好吃。说着,张部长要帮我挑挂面。

不用!不用!急忙起身,挡住了她送上来的面条。入乡随俗,吃“皮带面”吧!

一顿饭,我?#31449;?#27809;有去动那挂面。瞧着炒鸡蛋里的西红柿汁,红红的,像血,也没了胃口。

小刘接过我的拉杆箱,放到?#36947;鎩?#36319;宣传部送行的人一一握手告别,车开上了去机场的路。

王老师,我托人在公安局查过了,叫李建江,53岁的有5个人。打电话确认过,都不是你要找的人。

小刘,麻烦你了。又一次的落空,又一次的失望。侧过头,看着窗外一排排的胡杨树,已泛黄的叶子,在阳光照射下,黄得直率而单纯,一闪一闪的,晃了我的眼。

其实,除了你们浙江援建的项目,我们当地有个私人?#25163;?#30340;扶?#26029;?#30446;,也很有意思。小刘见?#39029;?#40664;不语,挑了个话头。

私人?#25163;?#30340;,什么项目?援疆项目,大多数由对口的省市政府出资,听说是私人?#25163;?#30340;,新闻工作的本能,我反问了一句。

是加工挂面。我们这适合种小麦,面粉蛋白质含量高,做的挂面还出口外国了。前面英阿瓦提村,就有一个加工?#23548;洌?#32769;板叫李建疆。

巧了,与你要找的人就差一个字。小刘边?#24403;?#20572;车。

又是面条,一个?#35199;?#33324;的名?#30465;?#21448;是李建疆,后背忽然又像起疹子,浑身燥热。

李建疆,李老板,在吗?小刘双手拢在嘴前,站在?#23548;?#38376;口,使劲喊。

来了!?#23548;?#37324;的回应声,夹在机器的噪音里,沉稳而又透彻。

门里走出一人,中等个子,戴着白色的遮耳帽,大口?#32456;?#20102;半个?#22330;?#31359;件白大褂,左手插在衣?#36947;?#26377;些瘪塌,身形显得左右不对称。来人用右手脱下帽子,摘掉口罩,平头,黝黑,露出微笑。

李建江?是李建江!是你吗?

是我!露出的牙齿雪白,两颗细长的门牙有点像兔子。

?#25343;?#24314;疆,是为了纪念我爸,他修水库时去世的。

后来回老家去看过,因为感染,?#30452;?#27809;留住。说着,他把空着的左衣袖,从大褂衣?#36947;?#25289;出来,用右手捏了捏?#25307;?#23376;。

盯着?#24378;招?#23376;,我想握上去,轻轻捧在手?#35780;鎩?#21452;手却被绑住了一样,迟迟没有伸出去。

开面包房,多亏了村里,把面粉便宜卖给我。开挂面厂,也算是回报他?#21069;桑?#21671;着嘴,他傻乎乎地看着我笑。

信都收到了,我想,一个残疾人就别给你添麻烦了。嘿嘿!

车开出村口,透过后窗望去,见他举起右手,挥舞着,空着的左袖子,在风中微微地飘了起来。夕阳从背后照过来,折射后的光芒,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霞光里,变得通红,红得像那面条上的鲜血。


一键分享:
责任编辑:张艺馨
  • null
  • null
  • null

新公网?#33046;?65010302000043号

球探网排球比分
快3中奖和值规律 极速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1 湖北快三走势图遗漏 安徽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14场胜负彩奖金一般是多少 既好玩的又可以赚钱的手游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