球探网排球比分
兵团网首页 头条新闻 兵团聚焦 师团动态 援疆新闻 图片新闻 兵团访谈 精彩画报 国内新闻 专题直播 历史 文学 学术 兵团人 领导报道集 评论
您当前位置:首页/文学

南瓜王

作者: 王东江 来源: 兵团日报 日期: 2019-10-14

我的亲戚维吾尔族大姐沙合达木的瓜藤上结了一个全村罕见的“南瓜王”。

沙合达木大姐与我同年,生日比我小两个月。既然小,为什么又称她为大姐呢?原因有二,一是大姐叫起来亲热、顺口,显得对人尊敬;二是汉族同胞喜欢把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称为“大哥”“大姐”,无所谓长一岁或小一年,体现了以人为尊、甘居人下的传统。?#39029;?#35748;识她时,不知她的?#23548;?#24180;龄,看外貌长相,觉得应该和我相仿,就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大姐。这一叫就刹不住嘴了,等一登记家庭信息,看她的生日竟比我小两个月,想改口为时已晚,只好将错就错。其实,从我本心来说,压根就没动过把她改称“大妹子”的心思。“姐”和“妹”在亲密度上并不相上下,一对胞亲的词,手心?#30452;?#32780;已、骨和肉而已。于我,那是大有差距的,叫大姐多好,当小弟多好,可以使个小“坏”、撒个小“娇”,深了浅了“姐”都能担待,谁会和小弟针是针铁是铁的计较呢?虽是这样,我?#28304;?#22992;一向尊敬有加,?#30475;?#21040;她家,寒?#21387;?#21518;,姐负责给我做好吃的,我负责劈柴、生火、扫院子、提水等杂活。?#35789;?#22823;姐把扫把或水桶抄在手里,我?#19981;?#19968;把抢过来,各负其责嘛,干嘛抢我“生意”。大姐有时一笑了之,有时假装嗔怒,伸出手指在我额头轻轻按一下,“去干吧!”

大姐的娘?#20197;?#26412;县的一个农场,邻居都是汉族同胞,自小和汉族娃娃玩泥巴跳皮筋打羊拐,国家通用语言水平和维吾尔语一样“溜”,表述能力和?#20040;?#36798;意丝毫不逊于我这个弟弟。有时我们争着形容一个事物,由于我不加考虑脱口而出经常闹“语病”,大姐就会重复着我说错的话,轻则笑声不迭重则前仰后合。有一次我们正在洗菜,一只刚出生不久的羊羔前来?#20223;遙?#25226;菜拱在了地上。我顺口说了一声“这个羊儿子好可恶”,没想到话音还没落地,便招来大姐一阵大笑,?#25226;?#20799;子,羊是你的儿子吗?你是羊爸爸吗?你是羊吗?”边笑边抹眼泪,把不知过错的羊羔吓得前走走后倒倒不知所措。本地人把羊羔叫作?#25226;?#23043;子”,我一句?#25226;?#20799;子?#27604;肥得?#26377;经过大脑,着着实实让大姐捡了一个笑柄。

5月初来大姐家的那次,正赶上前一晚刮了一场八九级的大风,把出土的?#29976;?#26869;南瓜苗打了个一命呜呼,一向乐观的她也像遭霜打了一般,呆呆地?#33258;誆说?#26049;,眼泪在眼眶里转圈。见此情景,我心生悲凉,好像遭风打的不是嫩苗而是我,却拿不出一句话来安慰大姐,只有默默地陪着她在一旁“默哀”。我知道,大姐一家单凭庄稼收入除了一家人?#28304;?#29992;度外基本上所剩无几,两个女儿在县城一个读高二一个读高一,伙食费就凭大姐往市里的餐馆贩奶皮子挣点钱,再就是靠院子里的菜和瓜果做贡献了。每个星期孩子们回家一次,大姐每人给50元生活费,孩子们?#30475;?#37117;念叨,“妈,不够!”“不够也没法,就这么多。”大姐就让孩子们从家里往学校带馕饼,钱只用来买菜。你说,这该死的风打光了大姐的菜苗,能不像摘了她的心吗?

“这该死的风。”我不由自主地骂出一句。“这该死的风!”我不由自主地骂第二句。谁知大姐回过神来,用泪眼翻着我:“光埋怨有啥用?重新种啊,我不相信活人的路能让风堵死。”

?#39029;?#36215;铁锨,在死南瓜苗上又铲了一个坑。大姐?#39029;?#21097;余的南瓜种,放两粒,覆土,踩实。在靠近牛栏的那棵,我负气似的铲了一个大大的坑,结结实实地丢进一大锨牛粪。当时,别的都没想,只想报复“这该死的风。”

9月的一天,我又一次来到大姐家。一进家门,一眼就看?#23047;?#36817;牛栏的藤架上有一个硕大的南瓜在迎接我们。它确实大得出格、大得令我惊讶,在众多南瓜的簇拥下,像羊群中的骆驼,又像鸡群里的孔雀。这次我的脑子没卡壳,立马想起这就是我赌气丢下一锨牛粪的那棵,没想到歪打正着,结了这么个“巨无霸”。

我顾不得向大姐问候,急忙?#39029;?#23610;子。嚯!“巨无霸”长70厘米,最粗处周长50厘米,估计20公斤有余。嗬,真是个“南瓜王”啊。

我急急地告诉大姐,我要把它带回去做种子,明年种到我家的菜园里。我深情地?#28304;?#22992;说:“我种上10棵南瓜苗,会结出20多个大南瓜。我再把这些南瓜分给村子里的各族同胞,后年就会结出几百个大南瓜。这个‘南瓜王’就是民族团结的种子,南瓜一年一年地繁衍,民族团结的果实就会一年一年增多,直到硕果累累、直到大仓满小仓流。”

?#35789;?#20215;,这个南瓜差?#27426;?#20540;20元,而我执意要付给大姐50元,她坚决不收。我递过去,她推开;再递过去,再推开。一连几次,这张钱成了我们俩手上的“弃儿”,此情此景,已经超越了钱本身的价?#25285;?#32780;上升到一个相当高的境界。我说:“剩余的钱,就当给孩子们贡献了几顿伙食费,总该行了吧!”大姐见我说到这份儿上,勉强收下。

我抱着“南瓜王”在藤下和大姐合了个影,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,像瓜架旁怒放的大丽菊。

回单位后,我从包里取出换洗的衣物,口袋里有50元和一张字体歪斜的纸条:弟,情收了,钱退给你,民族间的友谊是无价的。


一键分享:
责任编辑:张艺馨
  • null
  • null
  • null

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043号

球探网排球比分
北单奖金 福建11选5即乐彩 地下城10周年搬砖哪里赚钱 pk10牛牛 正好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娱乐场所管理条例 红警修改器 上海天天彩选4今晚开奖号码 即刻棋牌app 中大奖泄密